你的位置:解梦网 - 梦境美文 - 本文
曾是“梦想家”,现在“梦”没了,只剩“想家”

曾是“梦想家”,现在“梦”没了,只剩“想家”

文章来源:解梦吧责任编辑:admin更新时间:2019-08-17 11:30:29访问人数:891
当我在三平米的隔断间里,面对眼前零七八落的啤酒瓶子,听着远方母亲在电话里对我嘘寒问暖,我忍不住哭了。毕业就失业的压力、生活的困窘,让我的心绪失守,我也曾是一个“梦想家”!现在“梦”没了,只剩“想家”。

  2005年大学毕业后,当我拿着制作精美的简历,奔波于这个城市的每场招聘会的时候,我才真实的体会到“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”这句话。别说两年以上的工作经验,哪怕就是同岗位实习经验都没有的我,就像游戏里面刚出了新手村的小白,去不了任何一家公司自己所能看上的职位。


  看着自己银行卡的余额,在租房和日常预算下日渐缩水。学习环艺专业的我,不得不在一次次降低标准后,才得到一次实习的机会——平面设计师助理。至少还算是半个专业对口吧,我不得不充满阿Q精神的自我安慰。


  职场如战场,每个公司都是想找到一个,对于工作马上能够接手胜任的员工。而职场新人,对于公司来说,就是廉价的劳动力。公司不是做慈善的机构,也不是救助站,没有义务和时间来培养新人。


  400元一个月的实习工资,去了300元租个3平米的隔断间后,几乎所剩无几。好在公司中午有免费的午餐和加班餐,所以我每天拼命的争取加班,只为了每天能吃到两顿免费的饭。而那个租来的房子,也变成了只是一个临时睡觉的地方。


  “小林,把那个图片彩打一下,给我看一下效果。”


  “小林,把这个同类素材找一下,一会可能用到。”


  “小林,把这U盘里的文件刻个光盘,12点前给李总那边送过去。”


  “小林......”


  毫无主题内容的工作,就是我每天的工作主题。虽然这份工作,只是我在生活的逼迫下,不得以而为之。但谁不想再往上走一步呢?作为一个刚刚从象牙塔走出来的小青年,更不愿意被别人呼来喝去。


  “把脑袋掏出来上秤来称,谁也不比谁多二两。”这话虽然粗俗,但我相信。


  我当时梦想着自己能成为一个设计师,我开始“偷师”。


  开国的那位老人教导我们说:“只要思想不滑坡,办法总比困难多。”


  当我观察了设计师们用的那些软件,回去用我本是在学校打游戏的电脑来自学;没有老师,就在网上买来教程,蹭免费课来听;没有基础知识,就办了一张公立图书馆的借阅证去借书读;公司甲方所有需要的图,了解要求后我自己回去试做,再和设计师们偷偷对比。

曾是“梦想家”,现在“梦”没了,只剩“想家”.jpg

  曾是“梦想家”,现在“梦”没了,只剩“想家”


  我变得早出晚归,异常忙碌。身上的棱角也在一次次“头破血流”中,被一一打磨掉了。


  没想到有一天“梦想”会照进了现实。在项目组里的设计师跳槽的时候,公司为此焦头烂额。而这事还不能让甲方知道,匆忙招人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,找到合适的人选来接替。领导第一次找我这个“小力吧”(天津话,打杂的人员)谈话:


  “我知道你最近一直在学怎么做设计师,现在设计离职了,但项目还要继续做。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,我给你转正,并给你一个机会,你敢接手这个项目来做设计这块吗?”


  我没想到我一直以来的努力,领导都看在眼里。


  如逢知遇之恩的我答道:“我会努力做到最好的!”


  从那刻起,“梦想”好像实现了。


  我开始了更加努力工作和学习,每天回到睡觉的地方时,都累得疲惫不堪,而我却甘之若饮。那段时间里,神经衰弱、失眠等毛病也找了上来。


  设计师的工作,没有别人想象的那么轻松。


  几次、十几次,甚至几十次的改方案、改稿件,能把一个心态平和的设计师逼疯。每个设计师的设计灵感其实也就那么些,而面对大于设计灵感的改稿次数,足以让甲方的祖宗十八代被问候一遍。


  只是,甲方永远是“爸爸”,这才是不变的真理。很多时候和甲方沟通起来会有一些障碍——认知的不同,角度的不同,理解的不同,哪怕是图形的敏感度都有不同,但所有的甲方都有一点是相同的——,他们永远是“爸爸!”他们会为他们所喜欢的设计而买单。这就足够了。


  在那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里,加班是常态,正点下班反而让我无所适从,不知道去哪里该干些什么了。熬夜、通宵、饮食紊乱、严重缺少运动,才是一个设计师的常规操作。


  曾是“梦想家”,现在“梦”没了,只剩“想家”


  在那个项目之后,我正式升任设计师工作。但伴随而来的,也有严重要的颈椎病、腰椎病、神经衰弱、失眠、慢性胃炎等病痛。同时,我也学会了最虚伪的笑容和最客套的言语,以及锻炼出来不错的酒量,来和“甲方爸爸”们沟通。


  就这样,如今在这奔四的年纪,十几年工作存下来的钱,还不够在这个城市里,买下一个卧室。在这个行业里沉浸了太长时间了,也早已经忘记了什么是“梦想”。


  我还有什么“梦想”?


  年近不惑,我想我要离开这个行业了。不是身体不容许,而是思维和意识已经跟不上这个时代的变化了。


  当我第一次因病住进医院后,我开始反思,我的“梦想”到底是什么?


  财务自由?想走就走?行业巅峰?业内翘楚?


  这些好像都不是,在这十几年异乡漂泊的工作中,让我对“梦想”这个词越来越感觉陌生。


  好像已经忘记了自己还有什么“梦想”。


  唯一能让我感觉到的,只有一个孤独的灵魂,在支撑着这个行尸走肉一样的躯体。


  可能也只有“家”才能收留我这具行尸。我还记得母亲给我煮的酸菜馅饺子,还记得父亲亲手给我做的地三鲜...


  好像家的味道,就是那些让我难以忘记的菜香,和母亲的唠叨;是父亲那个不贵但又满屋飘香的茉莉花茶;是那个虽然狭小,但很温暖的被我妈妈称做“狗窝”的房间......


  现在我才发现,原来我的“梦”没了,这颗孤独的心,只剩下“想家”。


周公解梦分类周公解梦分类
最新奇闻最新奇闻
  • 她梦到“舔天”,看相说她骨骼清奇如商汤,果然应验
    在东汉时期,有一个女子做梦梦到了自己能够伸手摸到天,碧青的颜色,就像是钟乳一样,于是这个女子情不自禁的吸饮起来。梦醒之后就询问解梦人说:“曾经商汤也是一样梦到舔天,这是圣王成大事的吉兆!”家人非常惊讶,找来相命先生,看相之后就说:“这个姑娘跟商汤一样的骨骼啊,将来必定大富大贵的啊!”家人听了喜不自胜,但又不敢声张,想着自己的后代必定会发达。可知这个女子是谁呢?她未来确如相命先生所言大富大贵!
  • 猫咪做梦一般会梦见什么?
    众所周知,猫咪一天中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睡觉,慵懒的猫早已经见怪不怪了。如果有一天猫咪不爱睡觉了,那才奇怪呢。根据相关统计,猫咪每天平均要睡13-16个小时,虽然睡眠时间看起来很长,但是其实有八成的时间都是浅层睡眠,很容易惊醒的那种。
  • 鲁迅文学奖得主刘亮程:作家唯一可做的事,便是做梦
    “作家唯一可做的事,便是做梦。我能做的就是用一本本书,去创造一个如梦的温暖世界。”8月17日下午,鲁迅文学奖得主、著名作家刘亮程做客上海书展,携新作《把地上的事往天上聊》向广大读者分享三十年来的文学思考和生活智慧。
  • 曹操临终前梦见三马吃草,杀了马超一家,30年后才知杀错了人
    想必大家也都做过梦,梦到的事情也是千奇百怪,有发生的也有没发生的,甚至梦醒后就忘记了梦里面的内容。历史上关于梦的故事也数不胜数,庄周曾经梦到自己居然变成了一只蝴蝶但却让他非常迷惑,这也是庄周梦蝶的故事;隋唐时候的战将程咬金曾经在梦中有人教他武艺,但因为他领悟能力有限,梦醒后只记得三招,于是靠着三板斧横行天下;三国的霸主曹操也曾经做了一个梦,他梦见三匹马同在一个马槽里面吃东西,生性多疑的他认为是西凉马超一家人,于是他设计就把马家人杀了。但这个梦的谜底却在三十后才揭开,到底是什么呢?
  • 窦建德当斩,李世民母亲做个梦,李渊赶紧把他放了
    隋朝末年,群雄四起,最后以李渊实力最为强大。窦建德被李世民击败俘获,按罪当斩,李世民母亲做个梦,李渊赶紧把他放了,如果不放,麻烦就大了。李世民母亲做了个什么梦呢?
  • 解梦问答解梦问答
    梦境美文梦境美文
    最新解梦最新周公解梦
    做梦小常识做梦小常识